第511章 番外 厉莞尔厉明清完!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梨汤汤字数:4488更新时间:21/10/07 01:27:56
    事情过去一个月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NAP集团总裁办公室,清俊的男人看着手里的合同书却在出神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落地窗外,入眼全是高楼大厦,他心情烦闷。

    刚把手中的合同书扔下,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。

    他蹙眉,正要斥责是谁这么不懂规矩的时候,便看到厉靳南夫妇。

    厉明清起身,错愕道: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现在不是应该在威尼斯吗?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顾盼是被时光厚待的美人,除了眼角有细微的皱纹以外,其他地方保养的很好。

    她随着身边的成熟的男人走进来,担忧的说:“莞尔一个月前给我打电话问她要是喜欢上一个人怎么办,我当时以为她只是心血来潮,可是前两天看到她微博上发和一个男孩儿亲昵照。”

    厉明清眼眸微动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厉靳南就已经沉郁的问:“明清,莞尔的事情你应该最清楚,她早恋的对象是谁?”

    厉明清顿了下,抬眸看着那眼神阴郁的厉靳南,深知他本性暴虐,怕他一时恼怒对莞尔做出什么事情……

    万一像以前对妈那样把莞尔囚禁起来……

    厉明清吐出一口浊气,将责任全往自己身上揽,“爸妈,这件事情我前些天已经知道,正在给莞尔谈心……这件事就交给我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年轻有为的大儿子,顾盼稍稍放心,正要点头,可是厉靳南却冷笑:

    “你解决?你能怎么解决?你以为这件事是谈心就能解决的了的吗?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厉明清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厉靳南薄唇阖动,想要说什么,可是却顾忌身边的顾盼。

    他沉默一瞬,便朝厉明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四目相对,一个阴狠,一个挣扎。

    厉明清看着厉靳南走到他办公桌前,拿起他桌面上昂贵的钢笔,笔头在办公桌上狠狠一扎。

    断了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做事不能太优柔寡断,更不能心慈手软,懂么?”

    厉靳南声音压的很低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断了的银色钢笔头,懂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厉多还在D国上学,厉仰岂在C市拍戏,晚间饭桌上只有他们四个人。

    饭店装横华丽的包间里,厉莞尔推开门看到顾盼和厉靳南,顿时喜逐颜开: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我好想你们!”

    她扑了过去,两个大人的脸色也变得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厉明清将靛蓝色的西装搭在挂衣架上,看着那温馨的三人,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秒,原本正笑着和厉莞尔说话的厉靳南抬眸,看向他的眼神带着阴霾。

    他微怔,然后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还没有沾过血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莞尔,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……他也不介意……

    可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厉莞尔那甜甜的笑容,他就忽然犹豫了。

    如果莞尔真的那么喜欢那个陈嘉毅,如果真的非他不可……

    如果陈嘉毅真的能成她的良配?

    他能做的……还是祝福吧……

    他会永远的埋下心底的龌龊,祈祷他的小姑娘与两情相悦的人厮守一生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饭菜很丰富。

    厉明清像从前那般,给厉莞尔夹了糖醋里脊,盛了米酒汤。

    厉莞尔下意识的朝他笑,可是笑容刚崭露便收敛,冷哼着把他夹的东西全部都推了出去,“不喜欢吃了!”

    他笑容不减,可是顾盼却拧眉,低声细语的问:“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了?我可记得你最喜欢的就是这两样。”

    “忽然不喜欢了。”厉莞尔哼唧两声,然后就朝顾盼撒娇,“妈妈,这些吃多了总会腻歪的,我现在看到就想吐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针对的小伎俩,两个大人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顾盼笑了笑,而厉靳南则一边给顾盼夹菜,一边似是漫不经心的问起来:

    “莞尔,最近是不是不安分了?”

    这般轻飘飘的声音让厉莞尔心底咯噔一下,垂着脑袋,故作欢快道:“爸爸,我最乖了。”

    厉靳南微妙的笑,眼底冷然,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卖俏的女儿,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厉莞尔笑嘻嘻的朝厉靳南点头,可是转脸狠狠的瞪了那一直微笑的厉明清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厉靳南忽然狠狠的把筷子摔到了饭桌上,就连顾盼都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森然,声音严厉了许多,“厉莞尔,你还真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厉莞尔被吓的缩了缩。

    厉明清脸上笑容渐渐消失,目光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男人又沉着脸想说什么,而是顾盼赶紧拦住,温声细语道:“老公你先别发火,我们先听听莞尔怎么说的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脸看向吓的小脸苍白的厉莞尔,使着眼色,“莞尔,你会和那个男生分手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厉莞尔噤声,小脸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印象里,她从小到大,爸爸只对她发过两次火。

    第一次,八岁那年她生病,妈妈哄她吃药的时候她骄横的把热水打翻泼在妈妈身上,爸爸生气到要动手打她。

    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她眼底泪水已经打转,却依旧抱有希望: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我是真的喜欢他……”

    顾盼笑容僵硬,厉靳南脸色更沉了,而厉明清垂着眼帘,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又哭诉,祈求大人能谅解她,“爸爸妈妈你们那么相爱,应该知道爱上一个人再放弃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他,他也爱我,我们以后也会像爸爸妈妈这样恩爱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‘啪——’

    厉靳南忽然把手边的茶杯砸了,蓦然起身,而顾盼赶紧抱住他,低声细语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厉莞尔吓的直接哭了出来,厉明清也赶紧起身道:“爸,莞尔还小,做错了事情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做错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了!”厉明清沉声低斥,无奈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咬唇,哭着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厉靳南渐渐的被顾盼安抚好了,沉着脸又坐了下来,却倚着椅背沉眸不语。

    顾盼吐出一口浊气后又拾起了笑容,给厉明清和厉莞尔各自盛了一碗鱼汤。

    “明清你平日工作再忙也要照顾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厉明清温和的笑了笑,接过鱼汤后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那委屈哭着的厉莞尔身上。

    顾盼又给莞尔,柔声道:

    “上高中以后学业肯定更加辛苦,莞尔你以后要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知道吗?”

    厉莞尔吸了吸鼻子,可怜巴巴的嗯了声,接鱼汤的时候却闻到一股鱼腥味,她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一直关注她的厉明清看到,蹙眉问:“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厉莞尔没搭理他,捧着鱼汤刚喝了一口,却‘哇’的一口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胃里一阵翻滚,她陡然起身,捂着嘴巴朝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餐桌上三个人微怔,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,顾盼连忙起身去卫生间,而两个男人呼吸絮乱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厉莞尔怀孕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于这个家来说如同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厉莞尔白着脸,不知所措的看着手上的检验单。

    耳边是顾盼努力压抑的哭声,还有厉靳南阴郁的叱呵,厉明清眼底难以遮掩的痛。

    可是厉莞尔除了慌乱和不知所措外,心底竟然还有微微的欣喜……

    她怀了陈嘉毅的孩子,那么家人会不会不反对他们在一起?

    然而厉靳南逼着她打掉孩子,彻底和陈嘉毅断了关系,还扬言让陈嘉毅生不如死!

    她哭着说不要,可是厉靳南听不进去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去求妈妈,求哥哥,他们却痛心疾首的看着她,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最后她只能求他们让她给陈嘉毅打电话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在厉莞尔的心底,这个她爱恋的男孩儿是她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当她拨通陈嘉毅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竟然同样的惊慌失措,语气里连一丝欣喜都没有:

    “我明明每次都she在外面,你怎么就会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厉莞尔小脸更白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意思啊……我就是觉得……觉得……”对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快要哭了,忍着泪问:“陈嘉毅,你就说你要不要这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莞尔,我们才十六岁啊,怎么能要孩子?”

    她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对面小心翼翼的道:“莞尔,要不然去打了吧?等上完学以后再要孩子,现在只能委屈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齿冷,哆嗦着问:“陈嘉毅,你……你真的不要?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不能要,要的话别人怎么看我们?你家境优越没什么,可是他们会在背后怎么诋毁我?莞尔,我这一辈子不能这样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她忍不住笑了起来,泪水却流的更凶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当被推进冰冷的手术台上,她害怕的颤栗。

    泪水不断的从眼眶里溢出,她心痛的要死,也恨的要死。

    原来她在家人面前努力争取的爱情是这么的脆弱,可笑她还信誓旦旦的说会和爸爸妈妈一样……

    爸爸妈妈……一定会对她很失望吧……

    还有……明清哥哥……

    她泪眼婆娑,在麻醉针刺进她皮肤的时候颤栗着。

    药效渐渐发作,就在她快要睡过去的时候,穿着无菌衣的男人急切走来,眼底痛心和深情让她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他说,“莞尔别怕,哥哥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眼眶变得更红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厉莞尔睡了很久,过去的事情都不断的在脑海里面反复。

    她含着金钥匙出生,命中注定会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她又疼爱她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们,可是几乎没有什么玩伴的她还是会偶尔觉得孤单。

    别人都因为她是厉家的人,要么巴结她,要么畏惧她。

    巴结她的她不想和他们做朋友,畏惧她的不敢和她做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只有陈嘉毅,却能那坦荡又明朗的眸子看着她,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逗她笑,在其他女孩儿嫉妒她背后耍小手段的时候维护她。

    刚开始他会笑着问,莞尔你说我对你好不好?

    她很认真的回答,你没我哥哥好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会小声嘀咕,这种好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最开始她疑惑,可是在夏日午后,闷热又明亮的小树林里,他小心翼翼的亲了亲她的发梢,说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忽然知道这种喜欢不同于爸爸妈妈哥哥口中的喜欢,因为她心底小鹿乱撞了。

    她和他在一起,发现原来恋爱是这么的甜蜜。

    可是还是被明清哥哥发现了。

    明清哥哥的愤怒与威胁,让她怨恨的同时又有一种心疼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种心疼是什么,便被陈嘉毅的甜言蜜语遮掩了,她不去想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终究还是被明清哥哥逼急了,陈嘉毅也退缩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舍得自己的初恋就这么葬送,慌乱又赌气,竟然把身子给了陈嘉毅……

    事后,她害怕又后悔,可是终究稚嫩,男孩儿的甜言蜜语又将她的笑容唤醒。

    可是最终最终,这让她恨不得溺死在里面的温情原来是致命毒药。

    她丢了初恋,打了孩子,没脸面对亲人,在手术台上那一刻她痛心疾首又羞愧万分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厉莞尔醒来的时候,病房里竟然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腹部的疼痛让她知道一切都不是梦,她眼泪夺眶而出,却哭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眼眸慌乱的张望,她想知道她的家人都在哪……虽然她已经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……

    房间寂静无声,可是外面渐渐传来了压低的谈话声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撑起身子下床,踉跄的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刚到门口的时候,她听到了妈妈压低的哭声,“明清,你真的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然后是她哥哥的声音,“妈,这个世上没有其他男人比我更爱莞尔,爸也比不上我对莞尔的爱。”

    厉莞尔呼吸微滞。

    外面,厉明清声音中满是深情:

    “爸妈,我会和莞尔说清楚,我不想再用哥哥的身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厉莞尔不知道自己呆滞的回到病床上,脑海里面回荡着厉明清的话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门忽然被推开,她僵硬的看去,看到厉明清那温和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眼眶红了,来不及等他开口,“哥哥,我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微怔后,没有慌乱,而是走到床边,在她耳边柔和低语:

    “那莞尔愿意接受我的爱吗?”

    她泪眼婆娑,在被爱情伤过后变得小心翼翼,“我……我不懂什么是爱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弯唇,握住她冰冷的小手,“我会让你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