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九章 暮鼓声声(上篇完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深涧见蓝天字数:3482更新时间:21/04/19 10:01:14
    是呀,他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,他的脑子太成熟了,但凡事情不是把他逼到了绝路,他是绝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的,绝不会!

    但是最终老书记还是重重的垂下了头,他无能为力的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又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不行呀老书记!”李大夫急切的又往前挪了挪屁股看着老书记说道:“老书记,村里不能没有狗剩呀,咱们都是老人,已经干不动了,狗剩这孩子是个出息的孩子,村里不能没有他呀!”

    “李大夫。 ”老书记说道:“我现在明白你来得意思了,可是这事解不开呀,你说咱们怎么样才能让他回来哪?首先是他的心结,这个结解不开说什么都没用呀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骗呀!我是大夫,不管咱们想什么办法,就是骗也要把他骗回来!”李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夫,我理解你的心情,咱们都是一样的,咱们都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,你说当初咱们都把办法想尽了,大医院都去过了,可是看不好呀,你说就他那个聪明劲你骗得回来吗?”老书记掰掐着过程里的道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这时候张荣凤插话道:“你俩刚才说什么?什么医院的呀,莫非狗剩有看不好的病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你都多嘴,闭嘴吧你!”老书记正在着急,听到张荣凤的问话,便没好气的对张荣凤说道。

    “嗨,我说你这个老头,不让别人出气呀?”张荣凤立马挺起了腰杆说道:“我也是大夫呀,别的我不敢吹,别的我不敢说,你要说看男女性病我是手到擒来呀,我祖传呀!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这时候老书记和李大夫闻听此言,都挺起了腰杆,瞪大了眼睛看着张荣凤,而后俩人又相互对视了一眼,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希望!

    对呀!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呀,怎么守着菩萨找菩萨呀!当初宛若生下狗剩的谜团就是张荣凤破译的,那时候大家都认为狗剩是宛若跟浩然生的,这个秘密还是张荣凤通过她用祖传的绝学破译的,

    那时候三家胡同里的人和老书记都知道了张荣凤的本事了,由此才解开了狗剩的亲生父亲是谁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?你俩干嘛这样看着我呀?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张荣凤不知所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荣凤呀张荣凤!狗剩有救了呀!”老书记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!

    “嘛呀这是?你看你喜怒无常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张荣凤一看老书记这劲头更摸不到北了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荣凤,我告诉你呀,是这么回事。”而后老书记就把狗剩自残的事跟张荣凤学了一遍,并说明了狗剩出走的真正原因,随后老书记又对张荣凤说道:“张荣凤,我现在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狗剩肯定能找回来,”

    “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从根源出发,找回他的心,这样才能药到病除,不然我们就算找到了他,他也是不会回来的,就他那个拧脾气,还指不定做出什么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来那!”

    “哎呀!你看你老书记,我看你是真老糊涂了,我张荣凤就算再不是个东西,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我错了,我腿脚不好,不然我会给你跪下赔罪的!你赶紧的吧,赶紧的找辆车去救狗剩吧,有了你,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!”老书记赶紧打断了张荣凤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,我们俩一定能说服狗剩的!”李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赶紧的吧,我替全村百姓谢谢你们了!”老书记现在真的动情了,他把头埋在了怀里,冲着张荣凤和李大夫摆着手,声音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荣凤和李大夫走了,屋里就剩下了老书记和四姨两个人。

    宁静,这片土地都停止了呼吸!

    长亭外古道边,

    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晚风拂柳笛声残,

    夕阳山外山。……

    太阳西斜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的狗剩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,他开着车透过玻璃看见了远处夕阳映照下的太行山脉,哦,那是多么美得夕阳景色呀!他在想,这是谁写的歌词呀,就要像是从骨子里写出来的一样,是那么的贴切!

    谢书记!谢书记!谢书记!……

    狗剩!狗剩!狗剩!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警车的鸣笛声划破着夕阳……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    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
    一瓢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问君此去几时来,来时莫徘徊。

    天之涯,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
    人生难得是欢聚,惟有别离多。

    狗剩想哭,但流不出了眼泪,他现在很想想起过去的事,但一件也想不起来了,他想忆起某一个人,但一个人的面孔也映入不到他的脑子里了……

    咚!——咚!——咚!——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远处传来了暮鼓的钟声,悠悠的声声入耳,仿佛就在眼前!

    哦,早就听人说西面有个毗卢寺,那里曾经住着得道的高僧,那里的烟火曾经是那么的鼎盛……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孤云一片雁声酸,日暮塞烟寒。

    伯劳东,飞燕西,与君长别离。

    把袂牵衣泪如雨,此情谁与语。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    哦,你听这歌声,你听着歌暮鼓声,你看这晚霞映红下的太行山脉,你心里还有什么哪?

    谢书记!谢书记!谢书记!……

    狗剩!狗剩!狗剩!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警车开道,鸣笛声声,连同这此起披伏的呼唤声,把此景,此情,连成了一片,这天底下正在汇聚着一个声音!

    夜幕正在闭合着最后的眼帘,似睁微闭的晚霞,更加的显得那么的迷人,让人遐想无限!

    谢书记!谢书记!谢书记!……

    狗剩!狗剩!狗剩!……

    呼唤声越来越近了,此时的狗剩好像听到了呼唤他的声音,他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,但见身后满是车辆,开在最前面的是七八辆警车,红色的闪光灯在不停地转动着。

    在这些车辆后面是横向两排,纵向十几辆的大卡车,大卡车上的车帮上横跨着鲜红的条幅,只见上写——谢书记,回来吧,我们需要你!

    或许现在已经到了平山境内吧,这里的公路都是蜿蜒起伏的,狗剩纵眼望去,只见那些大卡车身后还有一眼望不到头的车辆和攒动的人群……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    天之涯,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
    一觚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    韶光逝,留无计,今日却分袂。

    骊歌一曲送别离,相顾却依依。

    聚虽好,别离悲,世事堪玩味。

    来日后会相予期,去去莫迟疑。

    狗剩看到了,狗剩明白了,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奔着自己来的了,他的心一下子飞扬了起来!

    哪里是路哪?狗剩心中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是呀,只要人活着就是路,有你四通八达的路,也有你走不通的路,只要你活着,每一条路都是属于你的,坦途时你会一帆风顺,逆境时你会遇到挫折,但终究会过去的,家雀虽小但能生存,庞龙虽巨也能叱咤,可我的路在哪里哪?

    别了我的故土,别了我的乡亲们,别了我的亲人们,大家都保重,那才不愧对此情此景,那才不辜负人生来世一遭!

    吱!

    漫无目的的狗剩正在回想中,他突然间感觉轿车的正前方有人正站在前面,距离很近,惊得他赶紧的来一个急刹车!

    此时的幕色已经闭合了,临近山区的路是灰暗的,憔悴的狗剩已经看不清前面的路了,车前的人影着实把狗剩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影,一位是亭亭玉立的妇人,一副标准的瓜子脸上,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在注视着狗剩的车,在她的身边,还站着一个一眼不眨的孩子,俩人就这样,眼睛一眨不眨的手拉这手矗立在车前一动不动站立着!

    似曾相识,狗剩赶紧的不楞了一下脑袋,快速的眨巴起了眼睛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宋老师?”狗剩脱口而出!

    “哥哥!”那个拉着妇人的手一下子松开了,一声呼唤便一下子向着狗剩的轿车扑了过来!

    “哥哥!呜呜呜呜……”一个还没有车门高的孩子,拍打着车窗眼泪巴巴的眼泪汪汪的冲着车里的狗剩喊道!

    “剩,我是爸爸,回来吧孩子,爹来看你来了,回家吧——”一辆疾驶的桑塔纳冲着狗剩的轿车喊道!

    “剩,回来吧,都怪我,我错了,以后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!”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了过来!

    “孙子,我的亲孙子,赶紧回来,姥爷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你我就走,绝不连累你——”一个饱经沧桑的人喊道!

    “剩,别办傻事呀,我是你婶,我来救你,你的人生路还长着那!”一个妖艳的声音喊道!

    “狗剩,你回头看呀,乡亲们离不开你呀!”这个声音最响亮,那是一大片人的呼声!

    狗剩回头望去,但见呼声的最前方竖起了一面高高的,长长的横幅,上写——回来吧狗剩,乡亲们需要你!

    “谢书记,回来吧,我们广大的商户离不开你呀!”

    狗剩看到了,背后的马路上人越聚越多,长长的马路有多长,你就能看到多少人,绵延的石平大道上你看不到路了,人不动了,车不动了,就连绵延的太行山脉都不动了,此时此刻,唯有回响在耳边的声音、只有这首滚动的歌了!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    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问君此去几时来,来时莫徘徊。

    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人生难得是欢聚,惟有别离多。

    哦,我的路在何方?

    狗剩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推荐耳根新书: